神乐

我打算把现paro的那三篇删了

有点矫情,受不了(ಥ_ಥ)

【鲶婶】寂夜

嫂子 @绾期 的点文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写这样的文

太……写完后我整个人都要炸了(*/ˇ\*)

短小,悬崖边上一脚刹车

不打tag了,免得被屏蔽

链接见评论

明天考完试我一定要产粮

自割腿肉

没有鲶婶粮的我要饿死了QAQ


感谢凛音 @秋水仙-备考更新超慢 的艾特

Day1

初始刀清光

Day2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鲶尾,新来的刀也会有一天近侍的机会

Day3

第一把极化短刀是药研,这孩子真的非常努力非常靠谱

Day4

鲶尾是第一把毕业的刀,也是第一把送去极化的刀,当时开荒就万年队长万年抢誉

Day5

最器重啊……这个还真的不太好说,因为大家都很棒,家里有事的时候也是大家一起商量

Day6

鹤丸,卡了快一年

Day7

对鲶尾真的是一见钟情,长发秀气的阳光少年,绝对是我心中完美男友的形象

Day8

最喜欢粟田口,好多腿(划掉)弟弟!

Day9

婚刀鲶尾

Day10

莺丸是我第一把稀有刀,也是最早毕业的一批刃之一

Day11

江雪!!!小夜都毕业了大哥还没来!!!

Day12

本丸最初的几把刀,清光药研鲶尾歌仙被被二姐……大家陪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也见证了我的成长

Day13

鲶尾,家里转折期之后四分之三的刀都是他带回来的,包括小乌丸和谦信,偶尔心情好了还能欧歪几把稀有刀

Day14

最喜欢冬雪景趣,因为冬天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温暖。烤着火炉裹着棉被,像一只猫窝在婚刀先生的怀里,深深吸入肺腑的都是雪落时凉凉甜甜的香味,那边咪酱端来暖暖的面条,腾起的雾气与雪景融为一体

Day15

只要是有修行道具的活动我都喜欢

Day16

药研,今剑,前田,乱,不动,退退(出阵阵容,回本丸近侍还是会换成鲶尾)

Day17

三枪轮流远征

Day18

鲶尾藤四郎!只要队伍里有他在,绝对沟!而且极短的,除了不动,全都沟!

Day19

初恋鲶尾,后来陆陆续续爬墙过一期哥鹤丸药研被被爷爷咪酱……(这个花心的人),最后还是爬回来了_(:з」∠)_

Day20

最喜欢被被和山伏的回想,这兄弟俩真的很可爱了

Day21

只要有羁绊的组合我都很喜欢

Day22

最喜欢鲶尾的近侍曲,也是唯一一个我第一遍听就哭了的,其实我对鲶尾的了解不算多,无非就是大众的那些,但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曲子没到一分钟的时候就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许是某个旋律触动内心,引发共鸣了吧

Day23

鲶尾极化立绘和真剑立绘(小伙子身材真好bushi),还有像小狐丸出阵,毛利出阵等等我都很喜欢(表白画师大大)

Day24

我是一个声控,所以没法说最喜欢哪个cv,但是齐藤壮马的少年音真心戳我(超强求生欲)

Day25

“真拿你没办法,靠得住的只有我了吗?”啊啊啊那种无奈宠溺地语气实在把持不住了啊啊啊

Day26

小狐丸,听名字以为是个很野性很不拘的刃,结果竟然这么绅士这么可爱

Day27

锻刀捞刀前问一次婚刀,给金球球必出

Day28

最开始是看花丸喜欢的,然后就被这个超豪华声优表吸引了(重度声控)

Day29

大家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家人的关系了,我无法想象没有他们我会不会撑到现在

Day30

之前一直以为总有一天我的账号会丢回不了本丸,有一次听了B站上有一个御迎语音合集,哭成球,点开游戏跟每一把刃说对不起,一直在哭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离开你们,当时好像真的把他们吓一跳(当然现在已经找到保护帐号的办法了)



非常感谢荼荼丸 @乌贼拌纳豆 画的小小鲶,超级可爱了,抱歉这么晚才把设定放出来【默默捂脸】

为了吸引毛利我也是拼了

子代设定

姓名:   粟田口遥

小名:   小小鲶

父母:   鲶尾藤四郎(粟田口鲶尾)
            宗像神乐    (粟田口神乐)

武器:  打刀.小文锻

作为审神者唯一的孩子,在本丸非常受宠的,当然皮起来也有一大堆长辈过来管教

婴儿时期性格比较像母亲,很乖;长大后承自父亲的活泼性格就开始显现

父母基本对他处于散养状态,只要完成每日的功课就行

从可以握刀开始就被家里的长辈刃天天逮到手合场练习,七岁正式继承母亲的家传刀小文锻,并开始随队出阵

最讨厌的食物是胡萝卜,每天都在和烛台切叔叔作斗争

在粟田口家族里最喜欢的是骨喰叔叔和药研叔叔(当然每个叔叔都很喜欢)

小时候最困惑的就是家里刀刀辈分问题,一直不相信今剑叔叔比三日月爷爷大……

可能同为粟田口的孩子,跟凛音家和贺萦家的孩子关系很好

经常跟着凛音阿姨荼荼丸阿姨还有兰乃一起偷吃布丁

小时候管荼荼丸阿姨叫干妈,但是等身高超过荼荼丸后就直呼其名了

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是要和爸爸一起保护妈妈

是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宝贝【神乐语】

隔壁同事和孩子们的搞事日常 @乌贼拌纳豆  @秋水仙-备考更新超慢  @叛逆的咸鱼

乌贼拌纳豆:

摸同事子代混更系列| ू•ૅω•́)ᵎᵎᵎ @神乐 家的小小鲶,因为没有参考纯粹脑洞,据说比较皮,祖传大眼呆毛,比较老实的头发和瞳色是遗传了母亲,搞事组预订...

点文一共六个……

算了我都写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债_(:з」∠)_

@秋水仙-备考更新超慢 :夏日试胆大会

@乌贼拌纳豆 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吃东西【?】

@胡不子 刀刀和婶婶一起过年

@清水晓 刀婶亲情向/友情向

@桜鼠Ski 药婶甜文

@绾期 嫂子的……嗯……【天要亡我啊!!!】

我这个咸鱼竟然……两百fo了???

不是吧,别吓我Σ(゚д゚lll)

那什么……按规矩是不是该开个点文啥的……

顺便救救我已经干涸的脑洞

截止到明晚12点,底下评论抽五位小天使【虽然也有可能根本不够五个评论】

刀刀/刀审亲情向友情向,爱情向只写bg清水文,刀婶/婶审都可以,备注一下就好了

最后表白陪伴至今的各位,我爱你们٩( 'ω' )و

本丸日常(八)


其实从前一天晚上开始我就激动地睡不着,翻来覆去地闹腾。最后被鲶尾忍无可忍搂怀里箍住才消停下来。

事实证明,真的不能浪太晚,今早上我醒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鲶尾已经起来了,正在换衣服,从镜子里正好能看见他精瘦的腰身。

虽然还没醒明白,我却没忘了正事,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鲶尾鲶尾,一周年啦!”

鲶尾忍着笑走过来坐在床边,我趁机钻到他的怀里玩头发。

“啊,已经就任一周年了啊,了不起了不起。”

还没扣好的领子露出锁骨,好闻的香气沁入肺腑。我一边感慨美色误人,一边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吃豆腐。

突然门口就有人说话:“主殿,起床了吗?”

我一听是光忠的声音,赶紧从鲶尾怀里起身,开门让他进来:“咪酱!一周年快乐!”

光忠笑眯眯地送上祝福:“恭喜就任一周年,干的不错呢。来,机会难得,好好打扮一番吧。”然后就
把我按到镜子前坐好,开始打理我那头乱糟糟的头发。

后面乱和清光也窜进来,手上拿着一堆东西:“今天一周年,要把主殿打扮的漂漂亮亮地才行哦。”

我乖乖坐好让他们给我鼓捣。过一会儿次郎也来了,手上还捧了个大盒子:“恭喜就任一周年,来吧,喝一杯吧。”

药研跟着进来:“你要让主殿喝酒真不怕被长谷部他们打死吗?”

大太刀哈哈一笑:“开玩笑开玩笑。”说着便打开手中那个盒子,拿出一件漂亮地连衣裙出来。清光在旁边解释:“因为和服的话已婚女性要穿黑色的比较正式,我们觉着连衣裙更适合您。”

药研走过来,笑眯眯地打招呼:“大将,就任一周年了!从今以后也拜托了!”

真的超幸福的啊啊啊!!!

不得不说我家这群刀真的很会打扮,挑的裙子也合适。我提溜着裙摆在镜子面前转一圈自恋:“今天我是本丸最小的小公主!”

大家就笑:“本来您也是最小的啊。”

我捂着脸嘿嘿笑往外跑:“不管不管,反正你们就是得宠着我!”

出门拐角遇上了土方组,和泉守看见我也是很惊喜的样子:“噢噢,这不是就任一周年的主人嘛!以后也拜托了哦?”

堀川开心地跑过来:“主人,恭喜就任一周年!”

我扑上去一人给他们一个抱抱:“一周年快乐!”

转到大广间,有好多刃在里面忙活,见我来,狮子王神秘兮兮地把我推出去:“主公,现在还不能看,晚上吃饭的时候给您惊喜。”

我很配合地自己蒙住了眼:“那我先去厨房看看。”后面一片笑声。

大般若伽罗正在厨房里忙活,小谦信跟着帮忙,还有一个疑似在帮忙的鹤丸。

我把谦信抱怀里,鹤丸过来给我俩嘴里一人塞了一块糖:“噢,你来这里已经一年了,已经这么久了啊,真令人惊讶。”

我嚼着糖冲他做鬼脸:“什么嘛,明明你才来不到三天,说的好像老爷爷似的。”

“哈哈哈,我可比您老很多哦。”

大般若在切胡萝卜,刀法超级干净利落:“主公,给隔壁几个审神者的礼物已经送过去了,美食大礼包,其他的实在想不出来要送什么了。”

我一个没忍住笑出来:“原来她们吃货的形象已经深入本丸刃心了吗?”

一转头,就看见伽罗在那里拿着两个杯子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伽罗?”我一歪脑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

光忠从外面走进来,憋着笑:“伽罗酱,有什么话抓紧说啊。”

伽罗把脸撇向一边:“……你也就任一周年了啊,还算是能干。”

真是不坦率啊,小伽罗。

“你要是夸的干脆一点我会更高兴哦。”果然是老实人好欺负,被我这么一逗,伽罗低下头继续切菜:“没兴趣和你搞好关系。”

庆祝归庆祝,日课还是要做的。我带着陆奥守去锻刀搓刀装,顺便让蜂须贺帮我把没极化的小短刀叫过来准备去活动图练级。

到锻刀室,陆奥守帮着刀匠小人清点资源,我就坐门口看炉火一跳一跳的。突然觉得袖子被扯了扯,低头,二头身的刀匠小人搓着手有点害羞的样子:“恭贺一周年。”

我抬头一看,俩130……

嘛,算了,我摸摸小人的头:“这一年辛苦你了,接下来也请多多关照哦。”

时间尚早,我带着小短刀们去练级,在e2浪到飞起。

我寻了个高处坐好,设个结界就开始晃着腿吃零食看夜景。底下昏路暗巷中,小短裤们窜来窜去,看不见身影,只有一缕缕时间溯行军被斩杀后飘起来的黑烟。

“大将,还有五圈就差不多了哦。”战斗告一段落,大家凑过来稍作休息,我把零食推过去:“辛苦啦。”

包丁咬着点心,说话有些含混不清:“果然人妻和点心最配了。”

我伸手弹弹他的脑袋:“小不点整天想什么呐,被一期哥知道了又该说你了。”

秋天在旁边笑着捻起一颗梅干:“包丁的意思是他很喜欢主公和本丸的大家哦。”

噗,真可爱。

傍晚回去的时候我目瞪口呆地发现他们不仅把大广间装饰一新,连万叶樱下都给弄上了小摊,完完全全是祭典的样子。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弄的啊。”这真的是个很大的惊喜。

歌仙心满意足地看着我在各个小摊间蹦来蹦去:“一周年嘛,当然要盛大一点。”

一期哥骨喰鲶尾捉住我去换浴衣,顺便把发型也换了。

我伸手摸摸发间的花,心里有点惭愧:“你们真的比我一个女孩子还会打扮啊。”

一期哥摸摸我的头:“我们主殿本来也是个小美女。”鲶尾很自豪地笑着。

骨喰递过来一把小团扇,我接过来,冲他们三人笑笑:“那么,盛典开始喽!”

这是我来到本丸后,除了结婚那天,最幸福的日子了。

虎彻一家设了个捞金鱼的摊子,小小的池子里灵力化成的金鱼游得欢快,让准备给今剑捞几条的岩融拿着纸网兜不知从何下手。

光忠大般若长谷部负责小吃摊,除了稠鱼烧章鱼烧这些比较常见的,还有极化刀修行回来后带过来的当地特色美食,光忠稍稍改善了一下符合本丸大众的口味,香气四溢。

另一旁伽罗和鹤丸竟然在调酒,别具一格的摊子一点也不突兀,鹤丸虽然经常心血来潮弄一些奇怪的口味,似乎意外地很惊艳。日本号和次郎喝的不亦乐乎,连不动都被小乌丸拽过来浅酌一杯。

见我过来,伽罗递过来一小杯酒:“度数很低,可以喝的。”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旁边鲶尾替我接过来:“只是今天的话,可以稍稍放纵一下哦。”

在灯光下呈淡粉色的酒的确度数很低,小小的一杯尝不出多少酒味,甚至感觉甜甜的。

“很好喝,谢谢伽罗酱。”这的确是我喝的最好喝的酒。

一路上,早上没来得说话的刃都过来祝贺,连山姥切都被堀川和山伏架过来红着脸说完祝词。

“鲶尾,你知道吗?我现在超幸福。”我拽着鲶尾的衣袖,迫不及待地想要分享我现在心情。

鲶尾伸手把我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以后我们会让你一直这么幸福的。”

“嗖——砰!”美丽的烟花在本丸上空绽开,一朵接一朵,如同永远不灭的永生花。不远处博多招呼我们一起去玩小烟花。

遇见你们真好。

(ps:叙述的乱七八糟的,但是今天真的超开心,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那种。遇见他们真的是我的幸事,虽然一开始没太重视他们,但是渐渐地他们已经是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刚刚一周年,我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一起走。祝所有人都能幸福。)








致乱酱

呜哇,先不提你家主人跟本没聪明到可以乱想的地步

你这么说真的不怕被你鲶尾哥拉去手合的吗

这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是跟谁学的啊

嘛……不管怎么说,欢迎回来

致乱酱

盛元先生好温柔啊

你能遇到他真是太好了

还有一天你就回来了

等你回家